央企參股資本服務創業孵化平台 央企子公司
當前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資訊

媒體報道

半年淨賺443億,白酒鎏金歲月重現

發布日期:2019-09-05    來源:
 

2019年8月27日,一顆遙感衛星有了新名字——“飛天茅台”。衛星冠名權是珠海一家宇航科技公司送給茅台集團的,後者于是給了這個讓人過目不忘的名字。9月中旬,“飄著酒香”的衛星會在酒泉衛星中心發射入軌。

2011年-2012年間,也有兩個命名驚了衆人——茅台機場、五糧液機場。前者距離茅台鎮有數十公裏,但是當時仁懷市和茅台酒廠分別墊付了資金啓動機場前期工作;後者在五糧液所在的宜賓市。

從茅台機場、五糧液機場到飛天茅台衛星,都誕生在全行業狂歡的年景:2012年全年,白酒行業收入增速和淨利潤增速分別達到37.3%和54.5%;2019年上半年,上市公司白酒板塊實現收入1288.73億元,同比增長18.96%;淨利潤443.02億元,同比增長25.64%。

白酒的鎏金歲月又一次來臨了嗎?

渠道變革,茅台“飛天”

2019年6月27日,茅台股價盤中突破1000元。27年前,“老八股”中曾有兩只過千元股;而股改後,茅台是A股第一只破1000元的。在那之前3個月,貴州茅台披露2018年業績時,人們還在討論茅台股價突破800元之後,還能走多遠。

走到下一個節點就更快了,8月22日,貴州茅台股價站上1100元關口,又一次創下曆史紀錄。

這個市值1.4萬億的龐然大物,在2019年上半年實現營業總收入411.73億元,同比增長16.80%;歸母淨利潤199.51億元,同比增長26.56%;銷售毛利率91.87%。中報數據顯示,茅台現金流依舊強勁,且茅台酒仍舊供不應求、價格一路高漲。

茅台上一次提高出廠價還是在2018年1月,飛天茅台出廠價從819元/瓶調整爲969元/瓶、市場指導價從1299元/瓶調整爲1499元/瓶。2019年上半年,飛天茅台出廠價未變動,上述增長主要靠其他産品的提價和産品結構升級完成。

2019年上半年及之前,茅台的關鍵詞之一是渠道肅整。

贵州省纪委监委公布的信息显示,在全省集中开展的两轮自查清理中,各级党政机关、事业单位领导干部和国有企业管理人员共有392人填报有或曾经有插手、参与茅台酒经营等情况。茅台集团在集团公司及所属控股子公司全体员工、离退休人员中连续开展4轮自查清理,其中275名管理人员及员工填报个人参与或曾经参与茅台酒经营活動。茅台酒厂所在地仁怀市在开展自查清理中,124名党员干部主动申报本人或亲属参与茅台酒经营。

整治的結果是,全省共取消514家經銷商通過違規違紀違法審批取得的經營權,這給茅台全方位的渠道變革創造了條件。

龐大的經銷商團隊一直是茅台銷售主力,直銷渠道占比很低。茅台上市公司2019年上半年報告顯示,直銷渠道銷售額僅有16億元,批發渠道超過378億元。現在茅台正不斷整頓渠道、淘汰經銷商,截至2019年6月底,茅台共有2,415家經銷商,上半年大幅減少了593家,僅新增了21家。

在大規模清理經銷商之後,茅台進一步梳理銷售渠道,計劃試水與綜合電商直接合作。

7月18日,貴州省招標有限公司代表茅台酒銷售有限公司公開招商,對象是國內綜合類電商。茅台想深化與電商平台的合作,擴大直銷渠道,推進營銷渠道扁平化,減少銷售中間環節。

飛天茅台酒400噸,想要選擇3家服務商。按照茅台計劃,2019年下半年全部渠道茅台酒的投放量將是約1.8萬噸。茅台給服務商資格定了高條件,包括2018年度主營業務收入大于500億元,酒類銷售額大于5億元等11項條件。以年度業績看,天貓、京東、蘇甯易購均符合條件。

不止是電商,早前茅台還落地了600噸KA直供招標,華潤萬家、大潤發、物美在列。太平洋證券的測算,茅台有6000噸的經銷商回收配額,剔除掉集團營銷公司的2700噸,以及直供的1000噸、直銷的1100噸增量,仍剩余1200噸左右的配額可用于提升KA直供、電商、直營門店以及出口的銷售占比。

一系列操作,特別是8月9日集團新銷售公司角色明確後,券商一片狂歡。8月12日,東興證券研究所分析師直接給了破天荒的目標價——1424元。

一線強勁,二三線走向分化

不止是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日子也很不错:6月,第八代五粮液上市,出厂价提升了100 元左右,终端价站上1000元价格带;泸州老窖也在上调部分产品出厂价。一众白酒大佬中,除了洋河之外,五粮液、泸州老窖、汾酒、水井坊在2019年上半年的收入、归母净利润增速均超过20%。

白酒業績穩健,深受基金青睐。國盛證券統計數據顯示,白酒持倉比例創曆史新高:上半年高端酒收入業績增速均保持較快增長,茅五泸營收增速分別爲17%、27%和25%,淨利潤增速分別爲27%、31%和40%;次高端方面,汾酒、水井和舍得上半年均保持20%左右的營收增速。截至2019年二季度末,基金白酒板塊配置比例6.59%,創曆史新高——2012年第三季度時,白酒板塊配置比例爲6.49%。

高端酒強勁依舊,二三線區域酒企則處境有些複雜,在競爭加劇中走向分化。

2019年上半年,伊力特、青青稞酒、金種子酒淨利在下降,其中金種子酒在虧損。預收款增速也顯示,白酒行業喜憂參半。

伊力特2019年上半年的经营活動现金流由正转负;收入9.4亿元,同比减少5.72%,净利润2.01亿元,同比减少6.38%。2018年上半年时,伊力特收入还是约10亿元,同比增长20.38%,净利润2.16亿元,同比增长33.28%。

伊力特是新疆白酒龍頭,高端産品有伊力王和老窖系列。早在上世紀90年代,伊力特就嘗試走出新疆。因爲和浙江大商商源集團合作多年,伊力特在江浙滬擁有不錯的市場根基。但早前伊力特的銷售模式是由經銷商主導,模式較單一,現在公司希望由自身主導市場推廣,未來能形成直銷、經銷加網絡營銷三足鼎立的銷售模式。

半年業績發布後,伊力特董秘君潔這樣解釋經營狀況:第一季度公司營收5.18億,第二季度營收4.3億,營收的下降影響了股價;公司目前的銷售面臨著挑戰嚴峻,疆內市場銷售的總量在萎縮,疆外市場處于開拓期,整體營銷處于戰略轉型期;公司目前剝離了與主業無關的産業投資,回購主業,解決産能問題,聚焦營銷布局。7月,伊力特宣布擬發行不超過8.76億元的可轉換公司債券,投資于釀酒及配套設施技改等項目。

徽酒“四朵金花”之一金種子酒處境更糟糕。2019年上半年營業總收入5.06億元,但虧損超3000萬。6月3日,金種子酒總經理張向陽對投資者表示,行業競爭加劇、寡頭效應顯現是當前白酒發展的基本趨勢;公司在調整産品結構、走差異化營銷之路;金種子銷售主要來源于安徽市場,主要競爭對手是省內同行業。

來自名酒的壓力,影響著二三線區域白酒分化。9月4日下午,中信證券首席消費産業分析師姜娅就表示,她更看好一線白酒的前景,對它們基于品牌力的銷量、價格體系都持樂觀的判斷;一線白酒的確定性很強,二三線白酒存在不確定性,而且受制于一線白酒市場表現的壓力;但也不排除在某些階段、年份,二三線白酒渠道做得好,或者有了差異化的新産品,會有階段性的機會。

未上市名酒正躍躍欲試

白酒的好年景,爲數不多的未上市名酒躍躍欲試,比如郎酒。

8月20日,四川省監管局公布了《郎酒股份輔導備案基本情況表》,同一天,郎酒集團董事長汪俊林也回答了IPO進展:“我們請了證券公司、律所、會計師事務所進行各項上市准備……我們將嚴格按照證監會要求,紮紮實實把企業經營好。”

长江支流赤水河是茅台酒的水源地,从贵州仁怀茅台镇到四川古蔺县二郎镇的距离是49公里,这片流域现在被称为 “酱香白酒黄金产区”,沿线酒厂多不胜数,但最热衷于传播这一概念的就是郎酒。

學中醫的汪俊林在2002年摘下川酒“六朵金花”之一的郎酒,在那之前他是制藥廠廠長。操盤郎酒的18年後,他想再用兩三年時間,讓青花郎的零售價漲到1500元,一個緊貼茅台的價格。

“中國兩大醬香白酒之一”——2017年,郎酒給旗下高端産品青花郎重塑了定位,不再是用了十年、隱晦的“醬香典範”。2019年初的青花郎經銷大會上,汪俊林就曾直接喊話銷售有壓力的經銷商:即使一時銷售承壓,也絕對不能低價傾銷,“這麽好的酒拿去打折賣,太心痛了,所有賣不掉的,請全部退回公司來,公司照價全收”。

2019年5月,在郎酒的天然藏酒洞中,汪俊林面對媒體時用了更溫和的表述:“對消費者來說,如果醬香白酒的選擇只有茅台一家,價格可能還會更高,我們有責任把酒做得更好,給消費者提供更多選擇,讓這個價格適中,而不是最高。”

2019年郎酒用一系列組合動作保駕青花郎銷售:2月份經銷商大會喊話不打折;5月份調整青花郎事業部負責人、青花郎暫停供貨、停止與部分經銷商合作;6月青花郎開始第一輪提價,並啓動全國區域銷售PK大賽。

5月6日,郎酒股份公司副總經理陳建偉開始兼任青花郎事業部總經理,他上任的第二天,郎酒就發布了正文僅有17個字的決定——“經公司研究決定,即日起青花郎停止發貨。”6月上旬的經銷商大會上,陳建偉進一步表態,2019年青花郎事業部完成了産品的頂層設計工作,確定了3年時間6次提價、實現價格螺旋式上升的戰略。

紧贴茅台终归有了效果。2018年郎酒集团销售额重回100亿元以上,恢复到了2012年的水平。百亿业绩中,酱香部分占到了 60 亿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