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企參股資本服務創業孵化平台 央企子公司
當前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大唐資訊分类

入駐服務

因爲相信所以看見,這裏有一份來自2050的邀請

發布日期:2019-04-22    來源:
 在雲棲的國際會展中心屋頂的空中跑道上,一座24米高的瞭望塔矗立著,這是小鎮的地標,被稱爲“雲棲之眼”。

2019年1月1日,瞭望塔的屏幕牆上,這裏的“年青人”(同“年輕人”)開始了從那時到2050年,以秒爲單位的倒計時。


云栖小镇:因爲相信所以看見,這裏有一份來自2050的邀請

2050倒計時瞭望塔

巨大的雲棲之眼上,時間在靜靜地流逝;雲棲之眼下的小鎮裏,創業者們時刻不停地奮鬥著。

無論是倒計時屏,還是創業者,亦或是雲棲小鎮本身,都是面向未來。

2050:“年青人”因未來而相聚

阿裏雲的創始人王堅認爲,未來是屬于年輕人的,但能有機會站出來談未來的往往不是他們,也還沒有一個完全舞台屬于年輕人。

所以,2017年前後,王堅和雲棲小鎮的創業者們想爲年輕的科技人辦一場與衆不同的聚會,也搭建一個平等溝通、碰撞、共享的平台。

于是,便有了2050大會。

2050是一個足夠遠,又足夠近的時間點,讓人有空間去想象,也還能夠得著,我想這樣最容易激發大家探索未來的欲望。”王堅博士說道。他是雲棲科技創新基金會的發起人,也是2050的第一個志願者。

王堅甚至笑稱,這是一場50歲的人爲20歲的人辦的一場科技聚會。


云栖小镇:因爲相信所以看見,這裏有一份來自2050的邀請

隨後,“年青人因科技而團聚”被確定爲大會主題,而志願、年青、科技、團聚則成爲大會的標簽。

在確定大會主題時,策劃者用“年青人”代替“年輕人”,希望傳達出科技創新無年齡的差距,“哪怕到了50歲,只要他還有激情,敢于創新,便還是年輕人。”雲棲小鎮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主任呂鋼鋒告訴36氪。

2018年5月,2萬名來自全球各地的青年人彙聚在雲棲小鎮,有航空航天的新生代、編程大賽的優勝者,也有科技公司的創始人、展望未來的科學家和天馬行空的藝術家。在3天的時間裏,他們圍繞著科技和未來,通過100種形式進行了100場團聚和對話,還有派對、遊戲、比賽和酒會。

在大會上,普通創業者與大咖是平等的,每一個“年青人”都可以上台分享自己的故事、經曆和科技的魅力。兩個來自不同國家的“年青人”在2050大會上見了一面,也許就改變了某個曆史上的軌迹。就像2018年大會期間,商飛團隊和上海中小微衛星研究所碰面後,一顆衛星便上天了。

2050大會是全球科技年輕人的狂歡,是讓年輕人站在聚光燈下,用他們的方式談創新、看未來,用他們的方式面對挑戰。

2050,代表了尚未到來的時光,也代表著人們對于科技和未來的期待與想象!

雲棲小鎮:“從無到有”的基因屬性

當年輕人在2050大會上對話、狂歡時,往往也會去打量大會的舉辦地雲棲小鎮,好奇是什麽樣的一方土地可以生長出這樣一場別樣的科技大會。

事實上,對于雲棲小鎮來說,創新是它最重要的基因。就連小鎮本身都是“創新”的結果,是一群筚路藍縷的創業者從無到有創造出來的。

2012年以前,雲棲小鎮還被稱爲轉塘科技經濟園。當年整個園區裏只有幾幢被農田包圍的廠房,孤零零地矗立著。

爲了盤活經濟園,一直在謀求轉型發展,並在2012年前後鎖定了雲計算這個産業方向。

彼時,阿裏雲剛剛成立三年,其代表作之一的超級計算引擎MaxCompute還未面世,阿裏雲創始人王堅還在爲雲計算技術正名、奔走,雲棲大會還被稱爲阿裏雲開發者大會。

直到2014年,轉塘科技經濟園與阿裏雲相遇,對雲計算的信心讓他們一拍即合,共同發起了雲計算的創新創業基地。之後,阿裏雲開發者大會搬到了轉塘,並更名爲“雲棲大會”,轉塘科技經濟園也在2015年正式變成了“雲棲小鎮”,開中國特色小鎮建設之先河。
云栖小镇:因爲相信所以看見,這裏有一份來自2050的邀請

雲棲小鎮鳥瞰圖

阿裏雲之後,生態企業都來了,資本也來了,市場也來了,2019年3月28日,36氪浙江、36氪地方投資中心也入駐雲棲小鎮,越來越多的涉雲企業在雲棲小鎮落戶。

同時,越來越多的創業者選擇在雲棲小鎮開啓自己的新事業。

在雲棲小鎮,有人守著當時無人理解的雲計算埋頭苦幹9年,終成爲雲計算領域的領頭羊;有人“人生只爲一件大事來”,因此新中國曆史上第一所民辦研究型大學得以建立;有人把“不辜負這個美好的時代”當作座右銘,放棄過往的成就,在不惑之年重新接受挑戰;有人放棄已實現財務自由的生活,帶人帶錢跳了進來,用三年時間成爲行業獨角獸;有人在毛胚的廠房用冰塊降溫搞研發,還自嘲說就是想找一個草根點的地方創業;有人拿到一個開放實驗室一做就是4年,每天像打了雞血一樣做産品研發……正如雲棲小鎮展廳裏那行閃閃發光的字:因爲相信,所以看見。

這樣,才有了今天的雲棲小鎮。截至2018年底,落戶雲棲小鎮的企業已達1061家,其中涉雲企業788家,涉雲産值272億元,成爲名副其實的數字經濟和驅動數字經濟發展的特色小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