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企參股資本服務創業孵化平台 央企子公司
當前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大唐資訊分类

資本動態

影視利潤下降1.8億、新三板終止挂牌,開心麻花能否奔赴更大的資本場?

發布日期:2019-04-22    來源:
 4月18日,開心麻花在新三板公布了最後一份財報。2018年開心麻花公司營業收入達到10.09億,同比增長17.36%;淨利潤達到1.12億,同比下滑71.27%。這個成績放在2018年的影視市場中並不算差,但如果比起2017年,開心麻花毫無疑問經曆了退步。

影視利潤下降1.8億、新三板終止挂牌,開心麻花能否奔赴更大的資本場?

在電影市場從初出茅廬到名聲鵲起,開心麻花只用了三部電影,2015年一鳴驚人的《夏洛特煩惱》(票房14.41億)、2016年的口碑之作《驢得水》(票房1.72億),以及2017年扛起公司營收的爆款電影《羞羞的鐵拳》(票房22.13億)。

2017年开心麻花现营业收入8.22亿,同比增长达到181.6%;实现净利润3.89亿元,同比增长达到 441.81%,成为彼时新三板影视公司中最耀眼的新贵。但高光之下,业界面对这家营收突飞猛进的公司一直怀揣着一丝忧虑,2018年这些忧虑似乎一一应验。

影視利潤下降1.8億、新三板終止挂牌,開心麻花能否奔赴更大的資本場?

首當其沖的是開心麻花的商業模式。自2015年起開心麻花形成了以“演出業務+影視業務+藝人經紀”三駕馬車爲主要營收的商業模式,在目前國內演出市場無法保證持續增長的環境下,影視及衍生業務顯然是營收的核心支撐,而開心麻花也確實憑借持續的電影爆款輸出,在市場上完成了紅利收割,但顯然過分依賴影視業務,公司營收主力相對單一。2018年開心麻花第一出品的《李茶的姑媽》票房失利,公司利潤出現波動。

第二個焦慮是開心麻花的藝人經紀。資料顯示,目前開心麻花旗下喜劇藝人超過200人,但在大衆市場具備認知度的依舊是沈騰、馬麗、艾倫、常遠等頭部藝人,隨著頭部藝人影響力與品牌效應的擴大,喜劇市場上沈騰、馬麗等藝人品牌開始超過公司品牌,公司內部藝人資源青黃不接。

第三個焦慮或許來自資本市場。已經有不少聲音在說,新三板上受到資本青睐的機會已經不多了,2015年開心麻花作爲“話劇第一股”挂牌新三板,挂牌一年半後其成爲新三板明星公司,伴隨著新三板IPO熱潮,開心麻花決定IPO進入A股市場,2016年開心麻花公司估值從3億上漲到50億,但開心麻花資本之路並不順利,IPO兩次撤回申請,大股東轉讓股權,2019年3月開心麻花宣布去年10月籌劃的融資計劃終止。資本市場上開心麻花顯得有些力不從心。

如今,開心麻花新三板終止挂牌,不管是主營業務,還是資本之路,公衆都在猜測它下一步將如何打算,顯然不管是再戰A股,還是赴港IPO,開心麻花都在尋在新的資本場。

舞台劇+影視+藝人經紀,開心麻花“三駕馬車”如何起跑?

開心麻花2018年年度報告顯示,2018年開心麻花演出及衍生業務營收達到3.77億,占總收入37.37%,影視及衍生收入達到3.40億,占比33.71%;藝人經紀收入達到2.92億,占比28.92%。公司收入結構相比去年出現了明顯的變化。

影視利潤下降1.8億、新三板終止挂牌,開心麻花能否奔赴更大的資本場?

2017年開心麻花營收影視及衍生業務占比達到51.94%,這一年由于《羞羞的鐵拳》憑一己之力貢獻了4億的收入,影視業務正式成爲開心麻花的營收主力。演出從此前超過90%的營收占比下降至37%左右,演出營收仍在小幅度增長,但顯然開心麻花已經從“話劇第一股”走向了電影IP公司。

2018年開心麻花演出業務再次占據了營收大頭,雖然只是微微高出影視業務,但不難看出2018年的開心麻花相比去年,在電影市場上的收成大幅滑落。2018年開心麻花輸出了兩部主要電影作品,暑期檔上映的《西虹市首富》成了年度爆款電影之一,國慶檔上映的《李茶的姑媽》則遭遇口碑滑鐵盧,票房僅6.04億。

年報顯示,開心麻花投資西虹市影視文化(天津)有限公司(《西虹市首富》電影出品方)金額達到5535萬,而電影收益爲1.57億元,經紀業務收益爲2274萬,以此估算,開心麻花通過《西虹市首富》收益超過了1億。而2018年開心麻花影視及衍生業務毛利同比下降了1.82億。

影視利潤下降1.8億、新三板終止挂牌,開心麻花能否奔赴更大的資本場?

演出業務則保持了穩定的收入,2018年公司舞台剧演出业务方面全年超过 2500 场,先 后开发了《窗前不止明月光》、《谈判专家》、《疯狂双子星》,《恋爱吧!人类》等剧目。财报显示,演出和经纪业务带来的毛利增加了4106万。對于開心麻花而言,演出業務不僅僅是公司初始業務之一,也是影視業務的IP源頭,此前《夏特特煩惱》、《羞羞的鐵拳》、《李茶的姑媽》都是根據同名話劇改編,內容故事經過演出舞台的驗證形容內容勢能,再登上大銀幕。

但顯然,話劇IP轉化爲電影IP也存在水土不服的問題。同爲開心麻花的熱門話劇IP,《夏洛特煩惱》與《羞羞的鐵拳》都取得了成功的結果,而《李茶的姑媽》卻獲得了開心麻花的最差口碑,顯示了劇場審美與電影審美的不同,也暴露了開心麻花的內容問題。

開心麻花因爲新穎別致的喜劇包袱與帶有話劇色彩的喜劇表演形式,成爲電影市場上風格獨樹一幟的喜劇派別,但是演出中誇張的笑料、偶爾出現的低俗橋段,在大銀幕上開始出現不適。公衆逐漸熟悉開心麻花的喜劇套路與內容橋段,開心麻花需要更優質的內容創作。

沈騰收入9249萬、馬麗收入7845萬,開心麻花的“藝人經”

另一方面,演出業務在承擔著一部分培養藝人的工作,沈騰、馬麗、艾倫等頭部藝人都曾在《甜鹹配》、《夏洛特煩惱》、《羞羞的鐵拳》等話劇/舞台劇中擔任主角,黃才倫能在電影《李茶的姑媽》中擔任主角,一部分原因也是由于他參與過開心麻花多部演出作品的演出與創作,《李茶的姑媽》話劇同樣由他主演。經過開心麻花演出舞台曆練的喜劇演員,出演其主要出品的電影,是目前開心麻花的慣例。

而影視業務、演出業務與藝人之間的關聯,就讓公衆對開心麻花的藝人經紀甚爲好奇。財報數據顯示,2018年開心麻花共向5家供應商采購費用達到2.42億,占年度采購總額的38.45%,其中4家供應商爲明星個人工作室。

影視利潤下降1.8億、新三板終止挂牌,開心麻花能否奔赴更大的資本場?

天眼查數據顯示,工作室中麗赫影視文化(長興)工作室由馬麗擔任法定代表人並全資持股,而采購金額達到7846萬,新沂喜祥騰騰影視文化工作室與長興臻品影視文化工作室代表法人則爲沈騰,合集采購費用爲9249萬。上海石礁影視文化工作室(上海石礁)則是艾倫持有,其采購費用爲2580萬。這筆金額意味著開心麻花的藝人片酬。

沈騰2018年除了主演《西虹市首富》,還客串了《李茶的姑媽》,參與了《我就是演員》、《王牌對王牌》等綜藝,2019年主演了春節檔《飛馳人生》、《瘋狂的外星人》兩部大片,迅速成爲國內電影市場上一線喜劇男演員之一,商業價值上漲。

而馬麗2018年出演了電影《來電狂響》,2019年其主演的電視劇《逆流而上的你》也順利播出,演藝路徑不斷拓寬。艾倫、常遠等其他頭部藝人,通過春晚小品獲得認知度,開心麻花電影進一步曝光,已經逐漸在大衆市場獲得認知度。開心麻花的藝人經紀似乎已經摸索出行之有效的營收路徑。

影視利潤下降1.8億、新三板終止挂牌,開心麻花能否奔赴更大的資本場?

但公衆更加關心的是開心麻花與藝人之間的綁定模式,傳統影視公司大多會采取以公司股份綁定核心藝人的模式,進行深度連接。但是開心麻花的股東中並未出現明星股東,這讓外界對開心麻花的藝人綁定多了幾分憂慮。隨著沈騰、馬麗等核心藝人逐漸從開心麻花電影主演的位置退下,公衆開始揣測開心麻花是否面臨核心藝人離巢的危機。

事實上,開心麻花以與藝人成立合資公司的方式建立捆綁關系。開心麻花在2016年出資與其共同成立了天津水月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沈騰持股51%,開心麻花持股49%。

開心麻花同樣也以這種方式進行人才綁定,《西虹市首富》第一出品方西虹市影視文化(天津)有限公司由電影導演兼編劇闫非、彭安于作爲主要股東(持股分別達到31%),開心麻花也進行了投資,股份占比15%。

影視利潤下降1.8億、新三板終止挂牌,開心麻花能否奔赴更大的資本場?

目前開心麻花面臨的問題或許是如何在資本市場上找到新的方向,2017年开心麻花进击A股, 2017年8月因签字律师之一离职中止审查。2017年9月再次进行上市申请,但2018年4月3日撤回上市申请文件。两次折戟,让公众意识到开心麻花的IPO之路并不顺利。原本以为2019年或许开心麻花将进一步发力,但是首先迎来的是开心麻花终止新三板挂牌。

政策與監管趨嚴,文娛産業的整體冷淡,資本場的准入門檻在變高,而各大股市也變成了圍城,裏邊的人想出來,外邊的想進去。開心麻花如今是站在圍城外的人,或許圍城裏才是未來,只是不知道它將選擇進入哪一座圍城。